“你不会真的想杀我吧?”我企图和她周旋,嘴上装作慌张地叫着,心里却在默默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如果出其不意,说不定能把她制伏。

可她身手也不错,而且她还有枪,我不一定能打得过她。

更何况外面还有秦雪曼带来的保镖,要是他们一起帮秦雪曼对付我就糟糕了。

我又想到周安,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离开了,他……会帮我吗?

我看向秦雪曼。

她用枪抵着我的脑袋,冲我微微地笑:“我当然是真的想杀你呀,杀了你,我就少一个情敌……”

这种语气神态,却让我想到恐怖片里的变态。

我心头一紧,脑袋迅速地转动,想着对策。

距离我给珺瑶发消息过去好一会了,但珺瑶也不一定会带警察过来,到时候连累珺瑶就不好了……

可现在要怎么摆脱秦雪曼呢?

她已经扣动扳机。

我睁大了眼睛。

她竟然真的动手了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我就是功夫再好,也不可能躲得过枪子儿啊!

难道真的要被她弄死在这里吗?

我下意识握紧拳头。

不管怎么样,总要拼一拼。

就我在打算出手的时候,门口忽然传来砰地一声巨响,包间门被撞开了!

紧接着就有人团团围住我和秦雪曼。

我看过去,竟然是沈子衿和陶知州来了,他们身后还跟着一大群警察。

虽然没想到来的是他们,但他们毕竟是公职人员,很有震慑作用。除非秦雪曼想要跟我玉石俱焚,不然她肯定不敢开枪。而且我也相信这些警察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被秦雪曼伤害,尤其是陶知州,他向来嫉恶如仇,最见不得违法乱纪的事。

我心头顿时大定。

陶知州他们各个荷枪实弹,气势非凡,直接用枪口对准秦雪曼。

沈子衿逼近一步,盯着秦雪曼,警告道:“把枪放下。”

他神色冰冷,气场十足。

直到此时,我才想起,他也是系统内的公干人员,也是正义的那一方,可平日里他毒舌傲娇的形象太过深、入人心,我都快忘了他还是个法医。

秦雪曼闻言,直接哂笑,看样子是没怎么把他们当一回事。

不过,她似乎也并没有和警察对上的意思,不紧不慢地把枪收了回去。

我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秦雪曼大约是察觉到了我放松了情绪,讥诮地勾起唇角:“你看看你,吓得脸都白了。你这么胆小,怎么配待在先生身边。”

我一愣,心思多少有点被她戳中。

周勋或许确实需要一个强大的女人跟着他,而我太过稚嫩,没有手段。

跟秦雪曼比起来,我实在太平凡了。

我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

秦雪曼嗤笑:“看来你还有自知之明。”她凑到我耳边,压低声音道,“你最好还是识趣点,早点离开先生,就算今天我没弄死你,也会有其他人看你不爽,对你下手。”